加入收藏設爲首頁
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院簡介  |  審務公開  |  隊伍建設  |  法學園地  |  案件快報  |  榮譽展台  |  法律法規  |  裁判文書  |  專題報道
  當前位置:法學園地 -> 案例評析

淺論公司擔保的效力

作者:罗晓华  发布时间:2017-02-16 09:15:56


    在市場經濟環境下,公司提供擔保已經已經頻繁發生。但由于《公司法》、《擔保法》等對公司提供擔保做出了諸多限制性規定,導致公司擔保常常發生效力爭議。本文以被擔保人的身份爲標准,劃分不同類別加以討論,希望對司法實務有所啓益。

    2005年10月新修訂《公司法》第十六條規定:“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爲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總額及單項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公司爲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前款規定的股東或者受前款規定的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不得參加前款規定事項的表決。該項表決由出席會議的其他股東所持表決權的過半數通過。”該條內容由以前的第六十條編至了第十六條,即由“有限公司”章“組織機構”節調整至“總則”中,這一體例變化說明本條內容的適用範圍擴展至了所有類型公司,不僅約束有限公司董事、經理等,也規範約束公司本身。依據上述規定內容,我們可以把公司擔保分爲對外擔保和對內擔保兩種情形。

    一、對外擔保。

    所謂對外擔保,我們可以理解爲公司以自己的信用、財産爲公司股東、實際控制人以外的他人債務提供保證、抵押或質押擔保。

    當公司對外提供擔保釀成訴訟時,公司往往會以擔保未經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爲由提出擔保無效的抗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幹問題的解釋 (二)》第十四條規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 (五)項規定的‘強制性規定’,是指效力性強制性規定。”該規定在合同法的基礎上進一步縮小了合同因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而無效的情形。《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一款對公司爲“他人”提供擔保做出的限制性規定並非效力性強制規定。首先該條並非禁止性規定,公司對外提供擔保是否需要通過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由公司章程規定,而公司章程屬于內部規定,不具有對世效力,接受擔保的“他人”要審查公司章程內容不具有可操作性和合理性,故而不應當負有該項法律義務。債權人往往基于公司的公章、董事、股東的身份,相信提供擔保屬于公司的意思表示,構成表見代理。所以無法證實債權人有明知公司章程內容、明知無權代理,即債權人具有惡意時,應當認定債權人接受擔保都是善意的,優先保護債權人利益,不宜認定擔保合同無效。公司承擔完擔保責任後,可以依據公司章程規定向擅自做出擔保決定的股東、董事、經理、實際控制人追償。

    二、對內擔保。

所謂對內擔保,我們可以理解爲公司以自己的信用、財産爲公司股東、實際控制人個人債務提供保證、抵押或質押擔保。

《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此類擔保“必須”經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用詞爲“必須”即爲禁止性規範,作爲法律明確的規定,不同于公司章程,具有對世效力。所有人,當然包括接受擔保的債權人也應當明確知曉該項規定,故債權人在接受這種擔保時有審查是否有會議決議的義務,其未盡該審查義務,即具有嚴重過錯。公司具有顯著的資合性特征,特別是股份公司,股東人數衆多,不可能都參與經營決策。如果任由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以公司財産爲自己或個別股東提供擔保,無疑會嚴重損害其他股東的利益,增加投資風險,不利于經濟發展。在這種情況下,法律選擇的是優先保護不知情股東的利益,而並非債權人利益。其現實基礎在于,要讓所有股東實際知曉公司決策過程,遠不如讓債權人在接受擔保時審查是否有會議決議更具有可操作性。債權人對會議決議的審查簡便快捷,可以大大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四條規定:“董事、經理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六十條的規定,以公司資産爲本公司的股東或者其他個人債務提供擔保的,擔保合同無效。……”該立法本意被司法解釋更明確的闡述和肯定。

    三、擔保無效後的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四條又規定:“……除債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債務人、擔保人應當對債權人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司法實踐中有種理解,認爲擔保合同雖然無效,但債權人爲善意時,提供擔保的公司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筆者認爲這種理解有違立法本意。因爲從司法的最終效果來看,讓作爲擔保人的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結果是一樣的,會使前條規定失去存在的意義。《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七條、第八條亦對擔保合同無效後的責任作出規定。擔保合同無效後相關責任人承擔的是賠償責任。賠償責任非合同責任,而是侵權責任,此時可以理解爲相關責任人對他人債權的侵犯。侵權責任應當以過錯爲基本歸責原則,以過錯程度大小劃分各自責任大小。怎樣認定各自過錯程度?筆者認爲會議決議是最爲客觀的判斷標准。對此可分類理解:

1、無會議決議。既然法律公開明示公司給其公司爲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那麽公司的董事、經理及接受擔保的債權人均應明確遵守。董事、經理有召集相關會議的法律義務,債權人有審查會議決議的法律義務。此種情況下,董事、經理、債權人均有過錯,且董事經理作爲專業的公司管理經營人員,其過錯應當大于債權人的過錯。而形式上的擔保人“公司”無擔保的意思表示,無過錯責任。此種情況下,應當由提供擔保的董事經理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而不是形式上的“擔保人”公司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2、僞造會議決議。司法實踐中,常有董事經理爲達到個人目的僞造會議決議,給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個人債務提供擔保。在該種情形下,董事經理的惡意非常明顯,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而接受擔保的債權人在形式上可能無法甄別會議決議的真實性,有理由相信擔保是公司的意思表示,構成表見代理,其主觀上無過錯。提供擔保的董事經理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後,公司作爲表見代理中的被代理人,可以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即經過實際執行,董事經理不能賠償的部份由公司補充賠償。

   

   作者:羅曉華  WWWLQZ555COM渭濱區人民法院審判員  

第1頁  共1頁

編輯:趙曉波    

文章出處:渭濱法院網    

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